1.

胃酸逆流,我感到一陣噁心想吐,口腔內的氣息,有肉蛋吐司與豆漿消化到一半的混和酸味,連續打了幾個帶有異味的嗝氣。幸好四下無人,不必遮掩如此不雅的行徑。

現在是上午九點十分,上課的鐘聲已敲響。

我站在學校的室內游泳池裡,已換上泳衣就定位,但環顧整個游泳池的周圍,卻不見半個人影。

不好的預感襲來,看來我是遺漏掉了某個重要的訊息,也許是取消課程或者單純的調課。而我,卻沒收到半點通知,就連跟我上同一門游泳課的Tina什麼也沒說。但事實上,我跟Tina好幾天沒聯絡了,所以一切看來似乎是情有可原的。

雖然沒有半個人來,但我決定先練習一下自由式後再走。一旁做完暖身操後,我沿著階梯,慢慢走進泳池,當指尖碰到冰冷的水時,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我突然想起,今天似乎是馬雅預言的世界末日,從幾個禮拜前就聽聞風聲,說什麼要在末日這天一起做件轟烈的大事,諸如在大街上大跳裸舞,或者喝酒狂歡一整天。

我想那些人肯定是瘋了。幾天前在路上,我被人攔下詢問,若是世界末日來臨,最想做什麼?這種既不新鮮又無聊的題目,馬上令我感到厭煩,我淡淡的回應那兩名看來青春洋溢的採訪學生:

「靜靜的等待死亡,並且觀察。」

看見他們臉上露出一副驚訝不可置信的神情,又加深我對這愚蠢問題的厭惡。

2.

水面因為我的關係,引起了一波波的漣漪,被拍打出的水花氣泡,一下子就破滅了。換氣的地方仍有些不順,但比上次進步許多,一切似乎很上軌道。全身被水覆蓋的滋味,令人感到格外舒服,好像洗淨了那些不愉快的一切,陰暗角落裡的憂鬱似乎也溶解於水中。屬於水的專屬浮力,每次都讓人感到放鬆而安心。

據說生命的起源,來自海洋。就算是在沒有陽光照射的中洋脊裡,也有生物生存,細菌自產的養料,供周圍其他生物使用,形成一個小的食物鏈、生態圈。

我幻想著我是一尾生在不見天日的深海魚。雖然深海魚多長相奇醜,但他們卻十分特別,沒有華美的外表,只有如甲殼般灰黑色的表面覆蓋,一口尖銳的齒,十分具威脅性,再加上頭上那盞會發出生物光的小燈,只照亮屬於自己的世界,勾引獵物。

人生僅此,以尋找之名,所謂獵物及伴侶。

然而身為人類的我們,除了尋找以外,還有一堆千奇百怪的瑣事,會突如其來的出現,侵擾人生。

我的腦中先是浮現Tina皺著眉頭,咬著嘴唇,看著牆上張貼的飢餓三十海報,似乎亟欲弄清什麼的神情;接著,出現了可樂那張帶有淡淡笑意的臉。

Tina是一名與我往來密切的朋友。她的一頭咖啡色包柏頭,很具設計感,再加上一臉精緻的妝容,使她全身散發著活力的氛圍,就連她的個性,也是如此。她的男朋友,可樂,是個喜歡打保齡球的男孩,他有專門的球鞋,以及一顆自己的專屬球。

可樂說,保齡球是門奇妙的藝術類運動,每一次的瞄準與發球,都像在和上帝來場賭局。他想證明,人的存在,是能保有百分之百的自由意志,不須受到任何不相干的第三人干涉。所以他打球,在長長的球道上,證明「人為」還有單純的運動。

可樂在幾天前的下午,和我在賣有許多藝術品、手工藝的藝術街道上閒晃。他說想買個東西,但希望有人給他點意見。我知道Tina與他又在冷戰期了,所以便允諾赴約。到了現場後才知道,可樂要買的是個瓷器。

「要送人的,一個一直有在聯絡的外籍老師。他要回加拿大了。」

可樂說話的時侯,臉上露出一種無可奈何的落寞。

我們逛了幾家店,但他說那些都太普通且又俗。

「不然上網找找吧!鶯歌的瓷器,應該很能代表台灣,而且送禮也滿得體的。」我說。

可樂點頭,表示同意。最後我們找了間咖啡廳,決定休息一下後再走。

我點了一杯可可咖啡,而他點了一杯曼特寧。

「世界末日,好像要來了。」

可樂一邊用湯匙攪著咖啡中待融化的砂糖一邊說。

我白眼了他,回應:

「怎麼連你也相信這種東西?」

可樂聳了聳肩,「你不覺得這樣挺好的嗎?自私自利的人類,自大又悲情。與其他生物相比,人類是最可怕的物種,任何碰到人類的生物,都要小心倒大楣。」

「所以?」我問。

「所以,人類最好先早一步滅絕,才能還給更多生物一個美好的新天地。」

他看了我一眼,又看了一眼天花板,左右張望,小心翼翼的開口:

「我主張世界末日,屬於人類的世界末日!」

面對這種另類的宣言,又加上他一臉正經的樣子,我只能苦笑,「這麼一來,應該只能靠SARS之類的病毒才能消滅人類吧!」

可樂淡淡的一笑,接著繼續啜飲著他的曼特寧。

他呀,真是個令人猜不出頭緒的人。

「你跟Tina又怎麼了?」我問

可樂皺了一下眉頭,無奈的嘆了口氣:「這次是真的該分了。不能老是自欺欺人吧!」

我點頭,不知如何回應。

「乾杯吧!」可樂舉起他的咖啡杯:「祝,人類世界末日。」

我歪著頭,依舊只能苦笑的看著他,真是令人猜不透的傢伙啊!我舉起我的杯子,無奈的回應:「末日。」

 3.

不知游了多久,來回了幾趟,應該將近二十分鐘了吧。我的呼吸已經亂了節奏,早餐吃的那些消化未全的東西,再次以酸氣從胃部連著食道竄了上來,我有一種異常想吐的衝動。不知道有沒有人在游泳池吐過,被汙染的游泳池,是不是得重新換水一次,或者,管理員會假裝沒見到。

一波波噁心的氣息襲來,我在水中忍著,身體微微發抖,心臟怦怦的跳動,甚至開始感到暈眩。也不知道從哪冒出的力氣,我竟然在最後一刻游到岸邊,碰到了那堵磁磚牆,吃力的爬上岸後,全身無力的躺在地板上。看來是最大的極限了。

我聽著自己沉重的呼吸聲,張著眼,看著由色調不一的藍色油漆漆成的天花板,在寂靜的泳池場裡,似乎還聽的見微微的回音。如果說,世界就此忘記了這個人的存在,似乎也是件理所當然的事。我輕輕閉上眼睛,想到某個小說主角的台詞:「生而為人,我很抱歉。」

不知過了多久,我的身體感到日漸發冷,於是我起身到衛浴間沖水,要把這樣狼狽的自己,好好整理一番。

等到我走出泳池館後,時間已經十點半了,手機沒有半通來電的紀錄或者簡訊,只有幾則不重要的廣告郵件。不知為何,有點不知所措的寂寞。

我朝著圖書館的方向走,想借幾本書回家打發時間。冬日的太陽,此時正溫柔的守著地表的萬物,把校園鋪上一層淺淺的光芒,同時也把人心的那片黑暗,也暫時囚禁起來。而Tina的背影,卻在我的眼前出現。

Tina最後一次跟我說的話,我還記的很清楚。

「我的末日,為什麼是你?」

她當時的表情就像上次看著海報的神情那樣,但多了攻擊性的怨懟。

我很無辜也很無奈。

為什麼可樂要在送我回家,當我要走進屋子時,突然拉住我,擁我入懷。為什麼Tina偏偏在此時出現在我家門口。這一幕,究竟在他們的心中扮演著什麼樣的重量?或者微不足道。

我又很想變成那尾在深海中生存的魚,在前方的那盞生物燈,照亮的就是我全部的世界,而其他的那些,就只是無邊無際、永不可見的黑暗,可以不須理會。

「我只是想在末日之前,擁抱一下我的朋友。」

面對Tina的質問,可樂這麼回答。接著發生了什麼事,就完全不在我的認知範圍裡了。不過我很確定,他們的社群資訊都改為單身。而同樣的我也相信,像可樂這樣的人,是會基於單純的擁抱想法,便擁抱他人。

Tina的背影還有十公尺左右,我站在樹蔭底下,停下了腳步。

Tina紮著馬尾,穿著米白色的運動衫及運動長褲,以及那雙剛買不久的粉色慢跑鞋,一身運動的裝扮。不只是她,她站著的位置,正好在T建築物的廣場前方,而那聚集了許多和Tina相同打扮的人,好幾個還是游泳課的同班同學。

在我猶豫不決是不是要掉頭走人時,Tina卻轉過身來,她發現了我,我們對望,我有些不知所措。這時她大步的向我走來。

「你終於來了!身體還好嗎?還在想你會不會就不來了!」

「什麼?」

太令人意外了,Tina的語氣和之前發生的事,都已沒事了嗎?

「昨天在電話裡,你不是說身體很不舒服嗎?」

 電話?

十分模糊的記憶,但似乎真有這麼一回事。

昨晚,大概十一點吧,吃完感冒藥的我昏沉沉的躺在床上,正準備要睡著時,Tina剛好來電,她告訴我明天的游泳課停課,老師改為『一起奔向末日的慢跑』活動,而我一早起來,卻完全忘了這檔事。這也難怪剛剛在泳池館理沒有見到半個人!

「你跟可樂?」我仍舊忍不住想問。

「分手了。這是必然的結局吧,我想我是知道的。」Tina看著地面,帶著一種落寞。

「那個擁抱...

Tina抬起頭,皺了一下眉頭,「他本來就是表達很直接的人,所以擁抱不是什麼特別的事。只是當下看到自已的好朋友和男朋友抱在一起,任誰都會聯想過度,但冷靜之後,就想通了。」

「你還好嗎?」我問

「我很好啊!」Tina笑著說,卻讓我感到非常虛假。

今天的Tina依舊有美好的妝容,細心塗抹的底妝,呈現一張透亮健康的臉蛋,小心翼翼刷上的睫毛膏和畫在眼眶周圍的眼線,讓眼珠子看起來炯炯有神的,兩頰旁的粉色腮紅,呈現可愛的好氣色。

但如此的她,卻讓我感到一種無力的沉默。妝容之下,只是假裝掩飾,用隱晦的手法,心想會好的吧!

「你會跟我一起跑吧?」她問。

我用手撫摸了一下肚子,方才那些噁心想吐的感覺似乎完全消失了,真是奇怪。不過末日的奔跑,聽起來是件非常有益身心的活動。

「好麻煩喔!」

我大聲的發了牢騷。Tina不安的看著我。

「跑完末日,接下來還有聖誕節和跨年,這一切根本就是商人的不良企圖嘛!」

這回Tina露出久違的笑容。

「所以我們要一起跑完末日,再迎向新日子的來臨阿!」

說完,Tina拉起我的手,朝簽到處的方向前進。這時我的目光迎著Tina的身影,望著她頭頂上那片湛藍晴空,雖然沒有半點雲朵,但顏色卻水藍的十分純淨而美麗。

說是世界末日,我是不可能信的。但如果一個人能靠著末日的想法,想重生的自己,會更有勇氣與力量去面對那些深海魚的生物光照耀不到的未知黑暗時,末日,反而是種值得感恩的慶典。

馬雅人自己也說了,對於他們,末日只是一個紀元的終結,同時也是一個新紀元的開始。

所以再怎麼悲傷與失望,還是要一起奔跑吧,我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咦小笑 的頭像
咦小笑

文字的小確幸

咦小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蔡蜜蜂
  • 世界末日讓大家都得到了許多啟發!
  • 因為是被稱為末日嘛,所以忍不住就多想了很多。:)

    咦小笑 於 2012/12/28 23:46 回覆

  • 花非花
  • 好久沒看到寫作技巧這樣純熟的作品!^^b
  • 謝謝 ^^

    咦小笑 於 2013/04/23 23:35 回覆